雾隐水寒

称呼水寒就行了。
小学生文笔,谢谢喜欢。

电竞同人 只因有你(昭野)

主昭野,超微量水蓝所以不打tag丢人啦x
请勿上升选手。
ooc属于我。
设定大概是都是社畜啦(x)反正不影响食用233
祝愉快!

凌晨5:00,闹钟铃声还未响起,田野就睁开了眼睛。
他突然感觉自己口干舌燥,迫不及待的想要喝杯水。也许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才会让他如此急切。他慢慢拖着自己疲惫的身体走到厨房给自己倒杯水喝了下去。这一杯水的效果还不错,他得以清醒——也就发现了沙发上整理好的被褥。
至少在黎明到来之前,沙发上应该还有个人。

胡显昭是在一个月前向田野申请留宿的。
那个时候的胡显昭刚刚没了工作,之前所住的职工公寓自然是无法再留。无家可归的他跑到田野这里,作为一直对这个后辈有所照顾的人,田野答应了他的请求。但田野以为他只会在这里借住几天,却没想到这一住就是一个月。
一周之前,带着一身疲惫回家的田野一进门就被自己收留的后辈紧紧抱住,心下一惊以为发生了什么的他刚准备开口就听到后辈有些兴奋的声音——胡显昭告诉他自己有了新的工作。田野打起精神和他说了几句祝贺的客套话,也就不了了之。
他开始思考,也许胡显昭是因为有了新的工作才离开了。

田野开始慢吞吞的洗漱。
对于家里没有任何胡显昭留下的物品这一点,田野也没有过多的惊讶。这只是让他更清醒的认识到,胡显昭是真的走了。不过他也不会在意,只是洗漱之后拿起手机随手给胡显昭发了条短信。
“走了?”
田野这个时候还不知道,他再没收到回信。

胡显昭离开的第3天。
田野认为自己只是回到了自己一个人的生活。他和往常一样上下班,时间被忙碌的工作所填满。但当他下班回家后,胡显昭的存在感突然强烈起来。因为每天他回到家,应该都有个人正在做饭或是招呼他去吃饭的。
田野咬着自己的手指,盯着锅中沸腾的水泡。他慢慢把泡面袋里面的面饼放在水里,倒好其他的调味包,盖上锅盖。他坐在一旁有些愣神,直到锅盖被水泡掀起才意识到自己愣了很久。匆忙关火后他长叹了一口气。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

这时候的王柳羿正在和喻文波一起享受晚餐。今天难得两人可以一起下班,早就被面前的大头青年晃着胳膊一直说“公子陪我去吃海底捞嘛”而洗脑的他此时正在看着撒娇的人和面前的丸子搏斗,自己的手机就响了起来。用漏勺把丸子送到对面人的碗里,王柳羿才慢慢掏出手机点了接听。
“喂?meiko?啊……杰克和我在一起呢。好,我把电话给他。”
喻文波心满意足的吃掉了自家大可爱给自己的丸子,又在和蔬菜搏斗。听说田野让自己接电话,一下没注意烫到了舌头。
“肿么惹(怎么了)?爱啵咦(iboy)?吾也粉久莫看见他惹(我也很久没看见他了)。”
田野努力分辨了半天喻文波这个大舌头在说些什么,直接回了句“我知道了”就匆匆挂了电话。他又开始发呆,也不知过了多久。然后他平静地拿起碗,吃着早已煮烂的泡面。

田野和胡显昭没有在交往。
他们并没有和喻文波王柳羿两人一样,只是单纯的借住关系——胡显昭住在田野这里。两个人没有同床共枕过,总是田野睡在卧室而胡显昭睡沙发。当然两人也没有过多的亲密接触过,每当田野回到家,胡显昭早就已经做好了饭菜,坐在餐桌旁玩着手机等他。偶尔胡显昭会起身抱抱他,但那些拥抱的含义多半是安慰和疗愈。
所以……为何胡显昭不打招呼就离开,自己会如此焦虑。
田野告诉自己,只是因为习惯了有人等自己回家的感觉。

胡显昭消失的第5天。
这个小粗森这么多天从来没有联系过他,田野感觉自己越发焦虑了。他一直盯着自己给胡显昭发的最后一条消息,不自觉的又把手指放到了嘴边。
当初还是和胡显昭在同一个公司一起工作的时候,这个不当人的小粗森很快就在他的一众手下里引起了他的注意——因为胡显昭脾气很好,交代他的工作他总是完成的很快,虽然偶尔会有着很多的小错误,但都无伤大雅。
某天他因为埋头工作忘记了吃饭的中午,胡显昭拿了个饭盒放在了他桌上。
“野仔,这是我做的,你尝尝?”
野仔?!
当时田野是想打他的,对于这种没大没小的称呼。但饥饿感被“有食物”这条脑内指令无限放大,他最后还是打开了盖子,开始品尝。
味道不错,这很让他意外。当然这也就是他之后让胡显昭每天给他做饭的理由。
“可以啊昭皇,还有这样的隐藏技能。”
“昭皇是什么意思啊?”面前的后辈歪着他有些大的头,看起来很无辜,也很好笑。
“夸你的。”田野终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之后便没有了什么让人印象深刻的事情,他们如往常一样共同工作,再然后胡显昭便离开了公司,再到后来的“同居”,最后的离开。
田野的内心更加焦虑了。

第7天。
田野给明凯打了个电话请假,明凯想都没想直接就同意了他的请求。明凯是知道有什么事情影响了这个认真工作的人。田野也没有去想为什么明凯会知道,直接着手开始收拾行囊准备出门——寻找胡显昭。
他昨晚彻夜未眠,在窗前坐了一夜。
他不是不知道胡显昭偶尔会在夜深人静时观察他的睡颜,他不是不知道当他打电话告知胡显昭自己有应酬不回去吃晚饭时胡显昭的回应听起来多么的落寞,他不是不知道胡显昭为什么偏偏选择在他家赖了一个月。
他不是不知道,胡显昭是怎么想的。

然而他也如此。
他喜欢这个小粗森偶尔捉弄他时吐舌头的可爱样子,他喜欢在他失落时,小粗森抱着他在耳边低语的鼓励话语。
他喜欢胡显昭。

在认真清点了7次之后,田野背起包准备出发。
然而就在门打开的那一瞬,他愣在了原地。
面前一个熟悉的身影带着熟悉的笑容,走上来抱住了他。
“野仔……你可不可以收留我啊。”

后记:
“胡显昭你这一个星期去哪了?”
田野暗自庆幸自己并没有扔掉之前用坏的键盘,他满意地看着面前跪在键盘上给他剥香蕉的人,对着剥好的香蕉咬了一大口。
“我回老家帮忙了……老家信号不好我手机欠费停机又没有充话费的地方……”
“你那是什么偏远山区啊?”田野对着胡显昭翻了个白眼,他快要相信了。
“骗你的野仔,我只是和明先生一起去旅游了。”
“胡显昭你再跪半小时!”
胡显昭摸了摸口袋里那枚指环上凹凸不平的轮廓,无奈地笑了笑。
还是先跪完这半个小时再考虑怎么骗田野搬到他的住处去以及……
给田野戴上他用了一个星期制作的,刻着“Meiko&Iboy”的,属于他们的专属指环。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