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隐水寒

称呼水寒就行了。
小学生文笔,谢谢喜欢。

电竞同人 只因有你(昭野)

主昭野,超微量水蓝所以不打tag丢人啦x
请勿上升选手。
ooc属于我。
设定大概是都是社畜啦(x)反正不影响食用233
祝愉快!

凌晨5:00,闹钟铃声还未响起,田野就睁开了眼睛。
他突然感觉自己口干舌燥,迫不及待的想要喝杯水。也许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才会让他如此急切。他慢慢拖着自己疲惫的身体走到厨房给自己倒杯水喝了下去。这一杯水的效果还不错,他得以清醒——也就发现了沙发上整理好的被褥。
至少在黎明到来之前,沙发上应该还有个人。

胡显昭是在一个月前向田野申请留宿的。
那个时候的胡显昭刚刚没了工作,之前所住的职工公寓自然是无法再留。无家可归的他跑到田野这里,作为一直对这个后辈有所照顾的人,田野答应了他的请求。但田野以为他只会在这里借住几天,却没想到这一住就是一个月。
一周之前,带着一身疲惫回家的田野一进门就被自己收留的后辈紧紧抱住,心下一惊以为发生了什么的他刚准备开口就听到后辈有些兴奋的声音——胡显昭告诉他自己有了新的工作。田野打起精神和他说了几句祝贺的客套话,也就不了了之。
他开始思考,也许胡显昭是因为有了新的工作才离开了。

田野开始慢吞吞的洗漱。
对于家里没有任何胡显昭留下的物品这一点,田野也没有过多的惊讶。这只是让他更清醒的认识到,胡显昭是真的走了。不过他也不会在意,只是洗漱之后拿起手机随手给胡显昭发了条短信。
“走了?”
田野这个时候还不知道,他再没收到回信。

胡显昭离开的第3天。
田野认为自己只是回到了自己一个人的生活。他和往常一样上下班,时间被忙碌的工作所填满。但当他下班回家后,胡显昭的存在感突然强烈起来。因为每天他回到家,应该都有个人正在做饭或是招呼他去吃饭的。
田野咬着自己的手指,盯着锅中沸腾的水泡。他慢慢把泡面袋里面的面饼放在水里,倒好其他的调味包,盖上锅盖。他坐在一旁有些愣神,直到锅盖被水泡掀起才意识到自己愣了很久。匆忙关火后他长叹了一口气。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

这时候的王柳羿正在和喻文波一起享受晚餐。今天难得两人可以一起下班,早就被面前的大头青年晃着胳膊一直说“公子陪我去吃海底捞嘛”而洗脑的他此时正在看着撒娇的人和面前的丸子搏斗,自己的手机就响了起来。用漏勺把丸子送到对面人的碗里,王柳羿才慢慢掏出手机点了接听。
“喂?meiko?啊……杰克和我在一起呢。好,我把电话给他。”
喻文波心满意足的吃掉了自家大可爱给自己的丸子,又在和蔬菜搏斗。听说田野让自己接电话,一下没注意烫到了舌头。
“肿么惹(怎么了)?爱啵咦(iboy)?吾也粉久莫看见他惹(我也很久没看见他了)。”
田野努力分辨了半天喻文波这个大舌头在说些什么,直接回了句“我知道了”就匆匆挂了电话。他又开始发呆,也不知过了多久。然后他平静地拿起碗,吃着早已煮烂的泡面。

田野和胡显昭没有在交往。
他们并没有和喻文波王柳羿两人一样,只是单纯的借住关系——胡显昭住在田野这里。两个人没有同床共枕过,总是田野睡在卧室而胡显昭睡沙发。当然两人也没有过多的亲密接触过,每当田野回到家,胡显昭早就已经做好了饭菜,坐在餐桌旁玩着手机等他。偶尔胡显昭会起身抱抱他,但那些拥抱的含义多半是安慰和疗愈。
所以……为何胡显昭不打招呼就离开,自己会如此焦虑。
田野告诉自己,只是因为习惯了有人等自己回家的感觉。

胡显昭消失的第5天。
这个小粗森这么多天从来没有联系过他,田野感觉自己越发焦虑了。他一直盯着自己给胡显昭发的最后一条消息,不自觉的又把手指放到了嘴边。
当初还是和胡显昭在同一个公司一起工作的时候,这个不当人的小粗森很快就在他的一众手下里引起了他的注意——因为胡显昭脾气很好,交代他的工作他总是完成的很快,虽然偶尔会有着很多的小错误,但都无伤大雅。
某天他因为埋头工作忘记了吃饭的中午,胡显昭拿了个饭盒放在了他桌上。
“野仔,这是我做的,你尝尝?”
野仔?!
当时田野是想打他的,对于这种没大没小的称呼。但饥饿感被“有食物”这条脑内指令无限放大,他最后还是打开了盖子,开始品尝。
味道不错,这很让他意外。当然这也就是他之后让胡显昭每天给他做饭的理由。
“可以啊昭皇,还有这样的隐藏技能。”
“昭皇是什么意思啊?”面前的后辈歪着他有些大的头,看起来很无辜,也很好笑。
“夸你的。”田野终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之后便没有了什么让人印象深刻的事情,他们如往常一样共同工作,再然后胡显昭便离开了公司,再到后来的“同居”,最后的离开。
田野的内心更加焦虑了。

第7天。
田野给明凯打了个电话请假,明凯想都没想直接就同意了他的请求。明凯是知道有什么事情影响了这个认真工作的人。田野也没有去想为什么明凯会知道,直接着手开始收拾行囊准备出门——寻找胡显昭。
他昨晚彻夜未眠,在窗前坐了一夜。
他不是不知道胡显昭偶尔会在夜深人静时观察他的睡颜,他不是不知道当他打电话告知胡显昭自己有应酬不回去吃晚饭时胡显昭的回应听起来多么的落寞,他不是不知道胡显昭为什么偏偏选择在他家赖了一个月。
他不是不知道,胡显昭是怎么想的。

然而他也如此。
他喜欢这个小粗森偶尔捉弄他时吐舌头的可爱样子,他喜欢在他失落时,小粗森抱着他在耳边低语的鼓励话语。
他喜欢胡显昭。

在认真清点了7次之后,田野背起包准备出发。
然而就在门打开的那一瞬,他愣在了原地。
面前一个熟悉的身影带着熟悉的笑容,走上来抱住了他。
“野仔……你可不可以收留我啊。”

后记:
“胡显昭你这一个星期去哪了?”
田野暗自庆幸自己并没有扔掉之前用坏的键盘,他满意地看着面前跪在键盘上给他剥香蕉的人,对着剥好的香蕉咬了一大口。
“我回老家帮忙了……老家信号不好我手机欠费停机又没有充话费的地方……”
“你那是什么偏远山区啊?”田野对着胡显昭翻了个白眼,他快要相信了。
“骗你的野仔,我只是和明先生一起去旅游了。”
“胡显昭你再跪半小时!”
胡显昭摸了摸口袋里那枚指环上凹凸不平的轮廓,无奈地笑了笑。
还是先跪完这半个小时再考虑怎么骗田野搬到他的住处去以及……
给田野戴上他用了一个星期制作的,刻着“Meiko&Iboy”的,属于他们的专属指环。

歌词修改 燃烧我的EDG

b.欢迎尝试翻唱超希望有太太多看我两眼(?)
每句都改了我好勤劳虽然改的什么都不是(??)
Rap也尝试改了……?
被打之前先跑路(no)

每天起床第一句
先给国电打个气
只要多输掉一次
就要说句对不起
佛祖佛祖帮帮我
国电能走到哪里
胜利 我要胜利
我想国电总有戏

昭皇你可别再搞
野仔快追不上你
多多总是很无敌
志愿已经很努力
不要动我们F6
小心暗凯看着你
努力 请再努力
我想国电冲第一

EDG 一定会 雄起x4

异地鸡飞向天际
燃烧我的EDG!

乖乖 陈文林 嚼着槟榔缓压力
一库来个回旋踢
比赛结束好休息

嗨嗨 明凯7 你的野区我入侵
2级抓下安排你
伸个懒腰再游戏

歪歪 胡小蕉 你也残血快知道
卡莎R好就飞了
保住你让你carry

嘿嘿 田老师 曾经锤石是传奇
现在玩洛也牛批
盛大登场掌声起

退役主播赵志铭
吉祥物真有魔力
虽然带妹没能赢
蹭顿饭可是还行
快快乐乐跟团游
祝福小电好成绩
fighting  一起fighting
EDG为己正名!

EDG 一定会 雄起x4

EDG永不放弃
燃烧我的EDG!

来来 全志愿 肉坦上单常支援
加油再好好对线
TP及时保团战

诶诶 李汭燦 对面又不ban中单
刀妹佐伊随心选
阿卡丽也玩的转

ohoh Nofe哇 BP千万别尴尬
carry交给双c吧
明凯也是食肉哒

heyhey EDG 沉着冷静稳住心
一定不枉负盛名
咬紧牙关不放弃

真的担心  打冒泡赛的时候 心揪紧
担心Bo5 不慎 就会输
看到大家在拥抱心狂跳是真的赢了
明白去相信 就一定 能幸福
希望 老师 超可爱的
也会 有成绩的
国电上上下下都超棒的 努努力
不会再让粉丝来哭泣 擦干泪

EDG永不放弃
燃烧我的EDG!

来来 小国电 首先上单不要乱
然后双c稳对线
打野及时去支援

拜拜 小菜电 有优势时要稳健
突然暴毙就玩完
那才不是我想看

加油 小国电 迈过8强这个坎
今年中国有希望
你们也真的很强

不要 小菜电 打起精神向前看
打好每一场比赛
EDG永不放弃

不放弃
燃烧我的EDG!
不放弃
燃烧我的EDG!
EDG永不放弃

逆水寒同人 身侧良人(叶问舟x我)

与师兄谈恋爱——
ooc都是我的和师兄无关。

“醒啦?”
刚睁开眼看到的世界还不够清晰,久眠带来的不适感也被放大了些许,脑中乱成一团浆糊暂时失去了思考能力。有温和的声音传来,像一阵春风,给人带来一丝清明。我看向声音的来源,看到那位熟悉的白衣青年,咧嘴冲他笑了一笑。
“还笑,伤好了没有?身子本就不好还出去胡闹,又摔得这么严重。我都在考虑要不要去和师父谈谈让你禁足了。”
“师兄……一大早你就唠叨我。”赶紧让师兄出门暂避,我坐起身来更衣。昨天为了救那只可怜的小兔子被石头绊倒摔在坚硬的石路上,结果今天浑身酸痛,连换衣服都疼得我龇牙咧嘴。简单活动了一下,走出卧室来到外屋。师兄坐在桌旁,在他手边的杯子正冒出袅袅白烟,有茶的清香扑面而来。
“先把早饭吃了,好喝药。赖伯伯嘱咐我,这药对你能让你的身子恢复些,一定要让你服下。”
我用最快的速度把碗里的粥喝完,起身刚想跑就被师兄拦住。我抬头,师兄好看的眉此时紧皱不展,我怕是又要挨训。然而不一会儿,一声长叹从我的头顶传来,接着有什么温暖的东西覆上了我的头。
“听话,把药喝了,师兄带你出去玩。”
“一言为定!”
我抬头对着师兄吐了吐舌,把那碗苦涩的药汤喝了下去。然后拉着师兄的衣袖。催他赶紧带我出门。师兄看着我,笑着抬手刮了刮我的鼻尖。“别急,我先带你去个地方。”

跟着师兄走了半天,终点竟是我前日受伤之处。我有些不解,只见师兄跑向一旁的树后,再出来时,怀中竟多了一团白色的小毛球。我又惊又喜,师兄抱着的就是我前日救下的小兔子。它脚上的伤已被细心处理过,此时正乖巧的在师兄怀里吃着青菜叶。
“它的伤已无大碍,大概是被机关误伤所致,昨晚你抱着它一瘸一拐地跑回来,我倒是觉得你伤的比它还重。”我不好意思地对着师兄笑笑,把小兔子接到自己怀里。继续听师兄的唠叨。“你啊,做事还是那么莽莽撞撞的,都是下山游历过一番的人了,性子却还没沉稳下来。”师兄看着我的样子,也无奈地笑笑,“我的小丫头,虽然嘴硬,却还是没长大呢。”
“我只是不小心嘛……毕竟我也不知道那个小石子就正好在那个位置,而且我看它一直在流血,也就没想那么多……”
我越说越心虚,声音也一点点变小,这让师兄的笑意更浓。“不说了,说好的带你出来玩,可不是为了批斗你的。把小兔子放在这里让它自己好好休息,师兄带你下山去玩,如何?”

虽然经常以在神侯府帮忙的名义在汴京游玩,那些看似相同的景色却总能给我不一样的惊喜感。我拉着师兄的衣袖,让他陪我一会儿在卖花的摊前轻嗅花朵的清香,一会儿又跑到卖瓷器的地方把玩样式各异的瓶瓶罐罐。师兄只是笑着说让我小心些跑慢点,并没有对我多做阻拦。
“卖糖葫芦咯!客官,赏这虹桥盛景,不来一串糖葫芦,可是要留遗憾的啊。”看着热情的小贩手中的糖葫芦,我不由得咽了咽口水,扭头缠着师兄让他给我买一串吃。师兄似是看到什么让他感兴趣的事一般,笑容更加灿烂。“老板,来一串。”“好嘞!您收好!”
“我还记得,当初在三清山,师父带了糖葫芦回来给我们,你第一个就跑了上去,抢了就走,你师姐和我向师父行完礼追上你的时候,你都已经吃完了。”师兄的话让我哭笑不得,刚准备反驳就被嘴里的山楂噎到,咳嗽了起来。师兄的脸上笑意不再,他轻拍我的后背,语气有些自责也满含担忧。我对他吐吐舌头,他无奈地笑了笑,轻轻弹了一下我的脑门。

和师兄一路吃吃逛逛,不知不觉便到了夕阳西下的时候,正当我准备问问师兄我们晚上在哪里休息一番,抬头时却发现——
夕阳的余晖不似白日时有着那样的影响力,却不偏不倚地全部洒在我面前这个男人的身上。并不算微弱的光勾勒着他的每一寸轮廓,从光洁的额头到高挺的鼻尖,嘴唇勾起的恰好的幅度显示着他愉悦的心情。我将头转回去看向前方,想起在三清山与师兄共饮的那个黄昏时光,那个时候的我,根本没有认真观察,被柔和的光线衬托下的师兄,看起来竟是如画般让人震撼。
终于,还是师兄先开了口。
“今天玩的开心吗?”
“嗯。”
我再次转过头,对着师兄甜甜一笑。

纵是众生祈望之人,邀吾共赏江山如画,不及身侧知心良人,吾愿与其共至华发。

b.自己写了堆啥呀∑
其实是想写三妹的……
但是甜甜蜜蜜谈恋爱就成这样了……
不知道到底是三妹还是遇见女主惹qwq
不要打我qwq

占tag致歉*
有没有校友呢_(:зゝ∠)_

良心受到了质问1551
我应该会把R76的大坑填了√然后还会考虑有守望相关的产出!
非常感谢你的关注quq我不是太太真的很菜……

提问箱。
虽然我觉得我这么菜还咕咕咕体质应该不会有人理我233

https://peing.net/zh-CN/dollars9?event=0

对正在方入输...:

学习!

( •̀∀•́ ):

转需!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电竞同人 昭野 追光者(填词)

也许会有bug*
ooc请谅解quq
新人报道.jpg
(其实是同人文写不下去临时搞了个改词)

(胡)
曾记得
峡谷的模范霞洛
坚持双翼同起落
那时我
感受着你的温柔
(田)
你总是
盲目冒进被集火
想责怪你却吐舌
我叹息只好在你左右
希望我能守护梦到最后
(胡)
你可以放心我单走
因为你应该去分忧
我一定保证我自己
不会出失误送人头
(田)
我定会站在你身前
帮你斩断所有视线
你只要记住跟紧我
这人头全入你手

(胡)
我记得
我总是惹你发火
你总想要嫌弃我
其实我
只是想让你快乐
(田)
其实我
相信你已长大了
只是还想这样做
如果能够让你多看我
不管傲娇直白我都会说
(胡)
叫你野仔的只有我
这让我感觉很快乐
我不会再让你难过
这是我carry的职责
(田)
昭皇你其实话很多
却总是假装很寂寞
明明你身边已有我
有什么事不能说

(胡&田)
我们就在彼此左右
像光影肩并肩地走
不管前路有多坎坷
相信梦是我们共有

也许肩膀还太瘦弱
撑不起太笨重的锅
可只要我们手牵手
这比赛胜券在握

请求

McMurphy_Captain Deutschland:

幸亏我拒绝了lofter的更新。要不这还怎么看啊。我甚至起了转平台的想法了…………


深渊白昼阿瑞斯:



阿語:







该反馈该抱怨我也都干了……真的。
这次更新,确确实实很让人失望。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CRISIS同人 陌生人(田丸x我)

b.本来是在想如果田丸一夜情是什么样的。
但是思前想后,我希望他就保持那样认真严谨的对待爱情。
ooc可能很严重……我写不出他的好。
女主的名字是我随便起的。

现在是晚上8:30。
我总是习惯于在这家开在我住所不远处的小酒馆写些东西,点上一杯柠檬水,再点些小吃。就这样坐在这里待上几个小时,观察着来来往往的人。这里的店长是个中年男性,他人很好,总是担心别的顾客过于喧闹的时候会打扰我的创作,而我每次都在他稍作提醒的时候向他表示感谢,同时笑着和他说还是热闹一些对做生意有好处。因为我自己一个人住,相比起清冷的家,还是这里的氛围能让我得到更多的灵感。
而我今天注意到了一个男人。
他穿着笔挺的西服,领带一丝不苟的系在衬衫的领口处。但他的脸上有伤,有一只手也缠了绷带。也许是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吧,我这么想着,继续观察着他。此时他正缓慢地将杯子送到嘴边,轻轻啜饮着杯中的啤酒。金黄色的啤酒和昏黄的灯光共同衬着他骨节分明的手,看起来让人赏心悦目。修长的手指剥开坚果的壳,再将其优雅的送入口中。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移不开视线。而此时他也发现了我的目光,与我对视了几秒,被发现的我有些害羞,赶紧低下头去在纸上随便写着东西。

不知过了多久,周围的客人都三三两两的离开了这里,我看了一眼店里的挂钟,已经是10:30了。虽然店长总是将店开到很晚,可我依然不便过多打扰。正当我收拾好东西准备起身结账的时候,突然发现角落的男人仍未离开。这让我有些好奇,于是我不自觉的向他靠近。
“先生您是在这等人吗?已经很晚了……”
“是的,我在等你。”
这是什么意思?我有些不解。眼睛往旁边一瞟,突然注意到他脸上那些细微的伤口,我有些害怕。
“啊,我无意冒犯。”也许是看到我的胆怯,他赶紧开口解释,“我只是看你一个年轻的姑娘自己坐在这里,又已经这么晚了,有些担心你自己回去会有些危险。”他起身整理了衣服,叫来老板将我的那份也一起结算了之后,与我一同从店里出来。
“你家在哪?”
在我表示我的家离这里并不是很远之后,他依然坚持要送我回家。路上他一直与我保持着距离,也许是为了不让我感到不安,但身后有人跟着的感觉真的很奇怪。尽管他是出于善意。
“其实您可以和我一起走的……”
在我近乎请求的表达下,他终于同意走在我身边。借着昏暗的路灯,我忍不住又开始观察起他来。他的脸上有些微的胡茬,下垂的眼袋说明他近期有一段时间没有得到充足的睡眠,宽阔的肩膀与他英俊的脸庞,再加上严肃认真的表情,在这茫茫黑夜中有着绝对的安全感。
很快我们便走到了我的住处。正当他准备转身离开时,不知为何,我的心中有了一丝不舍。
“那个……”
我惴惴不安的开口。
“如果不介意的话,可否到我家中小坐一下呢?”
此时已经渐入深夜,异性间的邀约总是会带着些许的敏感气息。况且我们萍水相逢,这样仿佛就是在明显地表达……
我咽了咽口水,等待他的回答。
然而他并没有出声。我看向他,他皱着眉头,似乎有些为难。
就在我认为他要拒绝我的时候,我听到低沉的声音带着无奈传入我的耳中。
“如果只有一会儿的话,打扰了。”

带他进门之后我便很快开始后悔。因为现在是赶稿期刚过的时候,我抱着收集新素材,同时也是为了让自己好好放松一下的想法直接去了那个小酒馆,所以连家里都没收拾就出了门。
这太丢人了。我赶紧跑过去尽可能的收拾好沙发和茶几上的杂物,让他先坐下来。
“您喝茶还是咖啡?”
“水就可以,谢谢。”
我走到厨房烧了水,洗好杯子后倒上热水放在他的面前。我突然注意到他正翻阅着我放在桌上的样刊,而且他看到的正好是我写的文章刊登的那一页。我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一声,他不好意思地放下了那本样刊。
“抱歉,未经允许动了你的东西。”
“没关系。”我坐在他旁边,沉思了几秒后开口问他,“那个……好看吗?”
“什么?”他有些疑惑的看着我,发现我的视线落在桌上的样刊上,他明白了我的意思。“刚看了一篇稍微有些感兴趣的文章,看起来作者应该是位女性,而且应该是一位心思细腻的女性。可惜……”
“可惜什么?”我急切的语调暴露了我的心思,但我此时并不想管那么多。
他笑了笑,继续说。“这应该是位新人作家,有些地方的描述不够到位。”然后他若有所思的看着我,“这本杂志看样子还是样刊,所以我可以大胆猜测,能让你露出这样的表情来,你一定就是我刚才看的那篇文的作者吧。”
这种被看穿的感觉让我不太舒服,我有些害怕。
“您……是做什么工作的?”
他侧过头,对着我笑了笑,似乎是想让我不要那么不安。“只是普通职员,偶尔喜欢阅读和推理。”看我还是有些害怕,他伸出手拍了拍我的肩膀。但很快他就把手收了回去,我看他似乎有心事。
“怎么了?”我坐的离他近了些,而他则是往相同的方向也移动了一些,似乎在躲避着我的靠近。
“没什么……是我冒犯了。”他垂下眼,长长的睫毛让他好看的眼睛看起来更加忧伤。
“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说说吗?”我将手放在他的手上,他的身体一颤,然而他还是没有选择甩开我。
“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你就当是听了个稀奇的故事吧。”他长叹一口气,低沉的声音在我耳边萦绕。

是很普通的故事。
男人A劝说男人B从事了某种特殊工作,使得B无法常常回家。而负责与他的妻子介绍情况的A却渐渐对B的妻子心生好感,在不久后A发现,对方与自己有着同样的心意。道德观不停束缚着A让他努力不跨入雷区,但他无法否认自己的情动。最终B结束了工作,而A也决定放下这段禁断的感情。
我一直看着他,在讲述这个故事的时候他的语调中满溢着悲伤,我很想伸手抚平他皱紧的眉头,思索许久决定放弃。我明白他就是那个为情所困的可怜人,却什么都不能为他而做。

沉默良久。
“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轻声开口,他看向我的方向,满溢着悲伤的眼中带着点点晶莹。我突然很想去亲吻他的眼睛,我知道这很疯狂,所以我还是没有这么做。我只是伸出手,抱住了他。他没有推开我,我们就这么抱着。我用手轻轻抚摸他的头发,像是在哄孩子一样。
“想哭可以哭的。”
是有什么滴到我的肩头的,但他始终没有出声。像他这样认真痴情的男人,真的不应该得到这样的待遇。

就这样过了几分钟,他突然与我拉开了距离,胡乱抹了抹眼睛后拿起了自己的外套。
“已经很晚了,多谢招待。”他生硬的留下这句话,准备起身离开。我却再一次叫住了他。
“这个时候早就没有电车了……如果不介意的话,在我这里住一晚吧。不过可能要委屈你睡沙发……”
我越说声音越小,他走过来摸了摸我的头。
“谢谢你,陌生人。”
“我有名字……”不知为何,此刻我竟害羞的不敢直视他。也许是因为第一次邀请男人留宿,还是刚刚认识的人。“您可以我叫梦子。”
“梦子……很好听的名字。”
他顿了顿,示意我抬头,我与他的目光再次相接。
“我叫田丸三郎。”

我在家里找到了我父亲之前到我这里住时忘记带走的睡衣,让他洗澡之后换上。但是他的身材实在太好,虽然穿上了睡衣却系不上扣子,我也只好一直低着头不敢看他。
“我看到您在偷笑了,田丸先生。”
他抬头看着我,带着初见时温和的微笑。我再次低下头,跑回了自己的房间。想了想最后还是把门打开了一个缝隙。
“晚安……田丸先生。”
那温柔的声音再次响起。
“晚安,梦子。”

第二天当我起床的时候,沙发上已经没有人在了。已经叠放整齐的毯子和睡衣以及桌上的早饭证明昨晚确确实实有个男人在我这里留宿过。
田丸……三郎。
我轻轻念着他的名字,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
下次的再会,会是什么时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