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隐水寒

称呼水寒就行了。
小学生文笔,谢谢喜欢。

CRISIS同人 陌生人(田丸x我)

b.本来是在想如果田丸一夜情是什么样的。
但是思前想后,我希望他就保持那样认真严谨的对待爱情。
ooc可能很严重……我写不出他的好。
女主的名字是我随便起的。

现在是晚上8:30。
我总是习惯于在这家开在我住所不远处的小酒馆写些东西,点上一杯柠檬水,再点些小吃。就这样坐在这里待上几个小时,观察着来来往往的人。这里的店长是个中年男性,他人很好,总是担心别的顾客过于喧闹的时候会打扰我的创作,而我每次都在他稍作提醒的时候向他表示感谢,同时笑着和他说还是热闹一些对做生意有好处。因为我自己一个人住,相比起清冷的家,还是这里的氛围能让我得到更多的灵感。
而我今天注意到了一个男人。
他穿着笔挺的西服,领带一丝不苟的系在衬衫的领口处。但他的脸上有伤,有一只手也缠了绷带。也许是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吧,我这么想着,继续观察着他。此时他正缓慢地将杯子送到嘴边,轻轻啜饮着杯中的啤酒。金黄色的啤酒和昏黄的灯光共同衬着他骨节分明的手,看起来让人赏心悦目。修长的手指剥开坚果的壳,再将其优雅的送入口中。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移不开视线。而此时他也发现了我的目光,与我对视了几秒,被发现的我有些害羞,赶紧低下头去在纸上随便写着东西。

不知过了多久,周围的客人都三三两两的离开了这里,我看了一眼店里的挂钟,已经是10:30了。虽然店长总是将店开到很晚,可我依然不便过多打扰。正当我收拾好东西准备起身结账的时候,突然发现角落的男人仍未离开。这让我有些好奇,于是我不自觉的向他靠近。
“先生您是在这等人吗?已经很晚了……”
“是的,我在等你。”
这是什么意思?我有些不解。眼睛往旁边一瞟,突然注意到他脸上那些细微的伤口,我有些害怕。
“啊,我无意冒犯。”也许是看到我的胆怯,他赶紧开口解释,“我只是看你一个年轻的姑娘自己坐在这里,又已经这么晚了,有些担心你自己回去会有些危险。”他起身整理了衣服,叫来老板将我的那份也一起结算了之后,与我一同从店里出来。
“你家在哪?”
在我表示我的家离这里并不是很远之后,他依然坚持要送我回家。路上他一直与我保持着距离,也许是为了不让我感到不安,但身后有人跟着的感觉真的很奇怪。尽管他是出于善意。
“其实您可以和我一起走的……”
在我近乎请求的表达下,他终于同意走在我身边。借着昏暗的路灯,我忍不住又开始观察起他来。他的脸上有些微的胡茬,下垂的眼袋说明他近期有一段时间没有得到充足的睡眠,宽阔的肩膀与他英俊的脸庞,再加上严肃认真的表情,在这茫茫黑夜中有着绝对的安全感。
很快我们便走到了我的住处。正当他准备转身离开时,不知为何,我的心中有了一丝不舍。
“那个……”
我惴惴不安的开口。
“如果不介意的话,可否到我家中小坐一下呢?”
此时已经渐入深夜,异性间的邀约总是会带着些许的敏感气息。况且我们萍水相逢,这样仿佛就是在明显地表达……
我咽了咽口水,等待他的回答。
然而他并没有出声。我看向他,他皱着眉头,似乎有些为难。
就在我认为他要拒绝我的时候,我听到低沉的声音带着无奈传入我的耳中。
“如果只有一会儿的话,打扰了。”

带他进门之后我便很快开始后悔。因为现在是赶稿期刚过的时候,我抱着收集新素材,同时也是为了让自己好好放松一下的想法直接去了那个小酒馆,所以连家里都没收拾就出了门。
这太丢人了。我赶紧跑过去尽可能的收拾好沙发和茶几上的杂物,让他先坐下来。
“您喝茶还是咖啡?”
“水就可以,谢谢。”
我走到厨房烧了水,洗好杯子后倒上热水放在他的面前。我突然注意到他正翻阅着我放在桌上的样刊,而且他看到的正好是我写的文章刊登的那一页。我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一声,他不好意思地放下了那本样刊。
“抱歉,未经允许动了你的东西。”
“没关系。”我坐在他旁边,沉思了几秒后开口问他,“那个……好看吗?”
“什么?”他有些疑惑的看着我,发现我的视线落在桌上的样刊上,他明白了我的意思。“刚看了一篇稍微有些感兴趣的文章,看起来作者应该是位女性,而且应该是一位心思细腻的女性。可惜……”
“可惜什么?”我急切的语调暴露了我的心思,但我此时并不想管那么多。
他笑了笑,继续说。“这应该是位新人作家,有些地方的描述不够到位。”然后他若有所思的看着我,“这本杂志看样子还是样刊,所以我可以大胆猜测,能让你露出这样的表情来,你一定就是我刚才看的那篇文的作者吧。”
这种被看穿的感觉让我不太舒服,我有些害怕。
“您……是做什么工作的?”
他侧过头,对着我笑了笑,似乎是想让我不要那么不安。“只是普通职员,偶尔喜欢阅读和推理。”看我还是有些害怕,他伸出手拍了拍我的肩膀。但很快他就把手收了回去,我看他似乎有心事。
“怎么了?”我坐的离他近了些,而他则是往相同的方向也移动了一些,似乎在躲避着我的靠近。
“没什么……是我冒犯了。”他垂下眼,长长的睫毛让他好看的眼睛看起来更加忧伤。
“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说说吗?”我将手放在他的手上,他的身体一颤,然而他还是没有选择甩开我。
“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你就当是听了个稀奇的故事吧。”他长叹一口气,低沉的声音在我耳边萦绕。

是很普通的故事。
男人A劝说男人B从事了某种特殊工作,使得B无法常常回家。而负责与他的妻子介绍情况的A却渐渐对B的妻子心生好感,在不久后A发现,对方与自己有着同样的心意。道德观不停束缚着A让他努力不跨入雷区,但他无法否认自己的情动。最终B结束了工作,而A也决定放下这段禁断的感情。
我一直看着他,在讲述这个故事的时候他的语调中满溢着悲伤,我很想伸手抚平他皱紧的眉头,思索许久决定放弃。我明白他就是那个为情所困的可怜人,却什么都不能为他而做。

沉默良久。
“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轻声开口,他看向我的方向,满溢着悲伤的眼中带着点点晶莹。我突然很想去亲吻他的眼睛,我知道这很疯狂,所以我还是没有这么做。我只是伸出手,抱住了他。他没有推开我,我们就这么抱着。我用手轻轻抚摸他的头发,像是在哄孩子一样。
“想哭可以哭的。”
是有什么滴到我的肩头的,但他始终没有出声。像他这样认真痴情的男人,真的不应该得到这样的待遇。

就这样过了几分钟,他突然与我拉开了距离,胡乱抹了抹眼睛后拿起了自己的外套。
“已经很晚了,多谢招待。”他生硬的留下这句话,准备起身离开。我却再一次叫住了他。
“这个时候早就没有电车了……如果不介意的话,在我这里住一晚吧。不过可能要委屈你睡沙发……”
我越说声音越小,他走过来摸了摸我的头。
“谢谢你,陌生人。”
“我有名字……”不知为何,此刻我竟害羞的不敢直视他。也许是因为第一次邀请男人留宿,还是刚刚认识的人。“您可以我叫梦子。”
“梦子……很好听的名字。”
他顿了顿,示意我抬头,我与他的目光再次相接。
“我叫田丸三郎。”

我在家里找到了我父亲之前到我这里住时忘记带走的睡衣,让他洗澡之后换上。但是他的身材实在太好,虽然穿上了睡衣却系不上扣子,我也只好一直低着头不敢看他。
“我看到您在偷笑了,田丸先生。”
他抬头看着我,带着初见时温和的微笑。我再次低下头,跑回了自己的房间。想了想最后还是把门打开了一个缝隙。
“晚安……田丸先生。”
那温柔的声音再次响起。
“晚安,梦子。”

第二天当我起床的时候,沙发上已经没有人在了。已经叠放整齐的毯子和睡衣以及桌上的早饭证明昨晚确确实实有个男人在我这里留宿过。
田丸……三郎。
我轻轻念着他的名字,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
下次的再会,会是什么时候呢。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