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隐水寒

称呼水寒就行了。
小学生文笔,谢谢喜欢。

es同人 零杏 我们注定无法再次相见

#零x迷妹杏#
#日记形式,跪求不喷#

xx年x月x日  晴
这是我第一次翻开这个本子。
今天陪朋友去逛学校对面的文具店,我一眼就看中了这个本子,开心的将它买回了家。吃过晚饭,我回到自己的房间,把本子从书包里拿出来,盯着它的封面。
我之所以看着这个本子感觉爱不释手的原因,是因为我感觉这个本子与他相称。
“他”就是朔间零。
他是我最喜欢的人。
如果要让我用我拙劣的形容去描述他的话——他有着红宝石一般的眼睛,微卷的短发配着他好看的脸,偶尔的慵懒让他在不失帅气的情况下更多了几分可爱。当然,我的描述根本形容不出他的好。
这个本子的配色与他所在的组合很相似,同样都是以黑色和紫色交织,两种不同的颜色合适的分布让它们看起来并不杂乱。
他所在的组合叫做“UNDEAD”,与他一起的其他成员也都很帅气——有脾气暴躁但是其实刀子嘴豆腐心的大神晃牙,总是看起来很轻浮其实对人认真的羽风薰,还有不善表达但是乐于助人的乙狩阿多尼斯。但是最吸引我的,只有朔间零。
我喜欢他。
我决定了,这个本子就用来记日记。一本为他而写的日记。
啊呀...作业忘记写了。

xx年x月x日  阴
今天又看到了他更新的动态,一身休闲装的样子让他看起来更加帅气。黑色的T恤和白色的裤子看似普通,但是被他穿在身上却有着一种独特的气质。我想其他人应该是为了照顾他被阳光照射会不舒服这一点,才选择在这样一个阴天一同出门游玩吧。
这么看来,他和成员们的关系真的很好啊。看到他有好朋友照顾着,我也不由自主的为他开心。
对了,听说他很喜欢番茄汁,今天与母亲一同去超市采购的时候,我特意拿了一瓶番茄汁放在了购物车里。母亲摇了摇头,担心我会因为不好喝而浪费。可我并不会,酸酸甜甜的番茄汁,应该很不错吧。
虽然今天只写了一点,但是我终于想起我该写作业了。
那就这样吧。

xx年x月x日  晴
“UNDEAD”的演唱会快要到了,这个消息让我十分兴奋。为此,我攒了很久零花钱。
我买到了与我的幸运数字相关的号码,尽管很多人不理解我为何对“9”似乎有特殊的执念,但幸运数字这种事,也并没有和他人解释它成为幸运数字的必要。毕竟,我只是期望它能给我带来幸运。
“UNDEAD”的演唱会有个惯例,他们每一次都会抽4个幸运的人上台和他们合唱一首歌。这次的合唱曲目应该是《Darkness 4》,这首歌我已经练习很久了,所以如果能被选到,我有把握唱好。
尽管在演唱会之后的下一个星期就是月考,但是此时我已经没有心思复习了。

xx年x月x日  小雨
今天是演唱会当天。
从下午开始下起的小雨到晚上都没有要停的迹象,我因为和爸妈说要去同学家一起复习,所以晚上回去太晚也不会有什么事。但实际上我是去看了演唱会,这件事并没有人知道。我想,就算这个时候下起了倾盆大雨,我也不会放弃去看的决定吧。
幸好演唱会是在室内。找到座位坐好之后,我翻找着包,却发现了一个问题——我之前写好的,想要亲手交给他的信被我忘在了家里。而且最让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我居然被他选中了,我可以在他的身边和他一起唱歌了。
在我激动的冲上台站在他身边之后,我只感觉自己要幸福的晕过去了。他的身上有很香的味道,应该是上台之前化妆时喷的香水吧。我无法用语言表达我当时激动的心情,只知道当时在我脑中的全都是他的事情——他温柔的微笑和来自他身上的,似有若无的想起。我晃晃头,希望能让自己清醒过来。
一曲终了,我和他拥抱了一下,他轻声在我耳边说:“你唱的很棒,谢谢你。”我的心跳更快了,我觉得此时我要是张开嘴,它就直接跳出来了吧。我解下手腕上戴着的手链,把手链塞到他的手心。然后大声告诉他:“下一次如果还有机会,我希望给零君一个特殊的礼物!”他笑了笑,纵使台下尖叫声不断,我想他还是听到了我说的话。
于是我整个人就这么傻笑着飘回了家,激动地在床上打滚。我的耳边回响着他用温柔地嗓音夸奖我的话语,我的周边似乎还残留着他身上淡淡的香气。
我跳下床,把之前写好的信收在抽屉里。
我决定,我要再写一封信。如果我下次可以再见到他,我要带着信向他告白。

xx年x月x日  晴
我还是没能忍耐内心的激动,选择将这封信直接寄给了他。我特意在最后写上了我的名字以及我模仿的他的签名,在寄过去之后,我满心期待着等待他的回复。
我每天都关注着他的动态,每天都去翻找家里的信箱。
可是直到现在,我什么都没有收到。

xx年x月x日  雨
距离上一次写日记,又过了三个月的时间。
因为父亲工作的调动,我们要搬新家了。
走之前我又翻找了信箱——空无一物。
我要将这本日记留在这里。

xx年x月x日  晴
今天的日程表也是满满当当的,不过事务所的各位还有吾辈最珍惜的几位朋友都在极大程度上帮助着吾辈。看来吾辈也不能怠惰呢。
吾辈的休息室有点小——这算是吾辈现在唯一的问题...?当然更多的,是因为有很多兴奋的小姑娘们送了吾辈很多礼物,现在它们才是这间休息室的主人。
难得可以休息片刻,吾辈翻起了明信片。
那封信,就这么出现了。
“零君,你好。恕我冒昧,直接对你称呼名字...我是杏,上次在演唱会与你合唱,将手链交给你的女孩。”
吾辈看了看在包中放着的那条手链,想起了那个小姑娘。当时的她有点害羞,还有些可爱。
“其实,我已经喜欢你很久了,不仅仅是作为粉丝对偶像的喜欢。虽然这样说有些唐突...希望不会对你造成困扰。
从‘UNDEAD’出道的第一天起,我就开始关注着你。这样说可能有些自夸的成分,但是你开心的样子、烦恼的样子、悲伤的样子、幸福的样子,我都关注着。我想与你一起分享喜悦,也想与你一起解决烦恼...这份心情,应该不是虚假的吧。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真心希望我能成为那个离你最近的人。我想,你可能会觉得我很奇怪吧...
抱歉,写了这么多奇怪的话。希望你每一天都健康快乐,今后我也会一直关注着你们的。请继续加油。——杏”
吾辈突然觉得内心有些复杂。
回家的路上,吾辈先去了那个小姑娘寄信的地址看了看,却听说他们已经搬走了。负责掌管钥匙的女性似乎以为吾辈要看房子,便带吾辈进了房间。
吾辈看到了敞开的空箱子中,一本有着紫色和黑色交杂的封面的日记本。

xx年x月x日  雨
又是一个举办演唱会的日子,天空却又下起了雨。
自从吾辈将那本日记带回家中,已经过了两个星期。
吾辈把那个小姑娘——杏给的手链戴在手上,和汪口、薰君还有阿多尼斯君站在了舞台上。
“今天,吾辈想问各位小姑娘一个问题喏...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兴趣帮吾辈解决呢?”等到台下的尖叫声过去,吾辈又开了口。“今天,是否有一位叫杏的小姑娘带着约定来拜访吾辈呢?”
没有回应,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吾辈只是微笑着找了个新话题应付过去,演唱会继续。
回到休息室,吾辈将手链放在那本日记上,小心的收在了背包的夹层中。

吾辈已经不记得那本日记是否还在吾辈的包中安静沉睡,恐怕它的存在和杏一起,被吾辈渐渐遗忘了。

我已经没有那么喜欢那个名叫朔间零的人,听之前相识的同好说,他似乎在演唱会上寻找一个名叫杏的姑娘,不过那是不是我已经不重要了。

我/吾辈知道,我/吾辈与他/她注定无法再次相见。

b.一篇意味不明的产物...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想写的是啥...
其实老零写日记的时候应该不会写吾辈的吧...只是为了区分。
大概是因为不能和喜欢的偶像交流那天特别悲伤就写了手稿。
写的挺渣的,轻喷别打我xxx.

评论

热度(21)